广告位

您现在的位置是:stn币 > 实时 >

《GQ报道》:那些抢购数字藏品的青年

2021-11-16 11:24实时 人已围观

简介“宝剑出来了吗?”十月27日下午6点,离它的正式发售还有两天,海量个数字藏品有关的微信群里已经在焦急讨论中。...

我爸爸近期有点着迷了。”

“Cah3tain of Mars Ecosh3layystem #001”

在他看来,蚂蚁链上的数字藏品其实不算真的的NFT,这种由国内各大平台推出的数字藏品,都基于各平台的网盟链,而非海外NFT的公链,不可以自由流通。为预防炒作,国内现在不允许买卖,只允许转赠,很多想通过囤积藏品日后卖高价的人都在期待政策放开,而老叶一直感觉,即便大家不可以通过这个方法获得财富,但打造一种虚拟世界里的珍藏习惯,也是大势所趋。

“它不仅仅是一张照片,它会在区块链上永远保存下来。只须人类不灭绝,它就会在。”

就像一名真的的珍藏家,目前,天天晚上下班到家,把小孩哄睡后,就是他的陈列室徜徉时间,他会打开手机,仔仔细细地放大、缩小,“摩挲”他的每一件藏品。

在这部分统一的、低定价的藏品中间,大家如何判断每款藏品的珍贵程度?他谈到,若是在海外的ETH上,大家会通过买卖市场数据等多种途径来判断其最新市场价格,而在国内,这主要依赖一种大众共识——依据作品的Ip、发行公司、发行数目、制作水平等等综合判断剖析。

目前,每到大热藏品发售时间,他会让爸爸、老婆一块帮忙抢。“在我的影响下,我爸爸近期有点着迷了。”他笑道。向家人讲解数字藏品时,他会摒弃那些艰深的专业词语,只将其讲解为“一种数字化的藏品”,没想到早年就是集邮迷的爸爸非常快就同意了,目前,天天中午,发售时间一到,爸爸也蹲守在手机前了。

在这个圈子里,珍藏喜好者、网络极客、纯粹的投机者兼有,相比实体珍藏品,决定这部分藏品价值的是更摸不着边际的原因——譬如,与这个行业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政策、产业动向,这成为他们茶余饭后最热衷的话题。他们都对180天后,转赠放开后会发生的变化一无所知——但至少,即便“亏了”,损失也极低。事实上,这种抢购藏品的体验为他们带来的,既有社交货币有哪些用途,更要紧的是一种朴素、原始的珍藏快感——就像集邮一样。

“为何数字化的世界是青年所迷恋的?由于它是一个没中心,没集权化的高度自由的空间。”燃麦科技开创者及时尚艺术创作者于皛推荐了他的怎么看。他是一名八零后,“我也在不停地学习中”,他说。“将来的青年将愈加能同意虚拟世界的设定,他们是出生就在原生态的数字世界里的人。”

商业金融新闻网站Real Vision的开创者Raoul pal也曾谈到这一点,他觉得,青年们正在想的,是“假如你不可以取得比赛,那就改变比赛规则”。他如此形容美国已经迈入30岁的千禧一代青年,“日常的他们负债累累,他们比过去70年里任何一个年代的30岁青年都要穷。这部分青年都被大家辜负了,当他们可以拟定我们的规则时,他们为何要遵守大家的规则?”

基于元宇宙的定义设想,今年,国内首个超写实数字人AYAYI作为数字艺术家与天猫合作,联合8个品牌,推出了8个数字藏品。这部分作品均以液态金属为设计想法。在与Burberry合作的作品《数字精灵》中,小鹿的一半身体液化成了流体金属,这半边液体金属象征的是数字化世界,而另一半实体的身体,则象征着目前的物理世界。这两种元素将在画面上不停地发生着交互——这含义着两个平行的空间在不断产生相互影响。在与五粮液的合作上,团队则基于算法运算出了一个画面:一道金色和一道银色的粒子在天空中由细变粗,在缓缓的流动中形成了一瓶酒的形状。值得注意的,还有一款驶入虚拟世界的汽车——那是现实世界的小鹏汽车在虚拟世界中的分身:在飞驰的过程中,车身上的液体金属向后飞溅,在天空中留下其飞行的轨迹。


高某,九零后,自媒体从业者

来自温州的小高一直对没抢到越王宝剑的事情耿耿于怀。他告诉我,“越王勾践剑”体现了当时短兵器制造的最高水平,被誉为“天下第一剑”,也被叫做“越王宝剑”。目前,他天天都要素进支付宝,打开蚂蚁链粉粒入口,看一看最新用人数,他发现,自勾践剑发布后,一个多星期内,这个应用的用人数从60万涨到百万。群友们剖析着:将来,当用户愈加多,藏品的发行数目可能会大幅增加,到时候前面抢的,就是稀少品了。

他是今年十月初“入坑”的,当时蚂蚁链用户数才几万,“很好抢”。他觉得,这种数字藏品价格比较实惠、技术操作门槛也较低,不像海外的NFT,还需要用数字货币购买。对他而言,数字藏品给他带来了一种较亲民的珍藏机会。

小高向我提及他的上一次珍藏经历——集邮。上小学的时候,他沉迷于他家附近的一个邮票店,省下的零用钱都花在了这上面。人的生活方法在几十年间发生快速变化,他的那本厚厚的邮票薄早就不见了,“所以庆幸我有数字藏品”。

作为网络进步下成长的一代人,1990年生的小高非常快就同意了数字藏品定义,“假如你真的去买实物古董,还需要一个专门的珍藏空间,还要担忧潮湿、被老鼠啃、被偷走,真实的文物藏品还要有常识储备门槛——你会担忧买到假货,而虚拟藏品都没这种烦恼。”

“宝剑出来了吗?”十月27日下午6点,离它的正式发售还有两天,海量个数字藏品有关的微信群里已经在焦急讨论中。半小时后,宝剑的预览图在平台上放出,有人将截图发进群里,人群兴奋了,开始围绕宝剑的明确度、发行数目等状况进行“估价”。这款宝剑统一价格19.9元,他们估的,是其日后的升值潜力。十月29日当天中午,有人备好了加速器,有人甚至开玩笑要跑到信号塔附近筹备开抢。数分钟后,失望的人涌进了群,交流他们的失败心得,“60多万人抢1万把剑,太难了。”

这个场面好像与任何一个限量商品发售现场无异,但不一样的是,他们抢的是一款虚拟的线上数字藏品。这款由湖北博物馆授权推出的“越王勾践剑”数字藏品共1万份,上线不到半分钟即售罄,冲上微博热搜榜。数字藏品定义源自海外大热的NFT。NFT 是一种区块链上的技术指标,NFT产品依赖区块链进行买卖,它的最大特征在于其唯一性,不可复制。让人惊讶的是它的商业潜力:今年,一张拼贴jpg图被佳士得拍出6900万USD。

艺术家 Beeple 拍出约6900万USD的 NFT 作品《 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列入全球“在世艺术家”成交作品价格榜单3、

伴随今年加密圈NFT定义的热门,在国内,阿里、腾讯、微博等大厂也相继推源于己的数字藏品,譬如支付宝推出的数字藏品,基于蚂蚁集团的区块链发行,每一个数字藏品都映射着特定区块链上的唯一序列号,不可篡改,也不可以互相替代。自今年支付宝6月上线第一批数字藏品以来,就有人试图进行高价出售买卖,这是被官方禁止的。现在,依据支付宝上的有关规则,用户在持有数字藏品满180天后,可进行好友转赠,但不能用于炒作、场外买卖或任何商业作用与功效。

但这没挡住小部分人的狂热。十月29日中午,成功抢到“勾践剑”的人第一时间就将带有自己专用珍藏编号的珍藏证截图发到了同好群中,引来一片羡慕之声,非常快有人打探出售意向。

自今年NFT定义的火热以来,围绕它的事件充满了巨额的资金买卖与奇观现象,国内的数字藏品热也非常大程度上源自这部分财富想象——在一个去中心化的新平台上,每一个人都大概成为概念规则的那个人。然而,依据一个互联网科学家对一个叫Super Rare的网站的测算,大的集团、珍藏家主导艺术市场的状况事实上很显著,大多数艺术品都在少数资金投入者手中。那样,对一般玩家来讲,在泡沫和奇观背后,一件虚拟艺术品本身的吸引力到底在哪儿?这部分虚拟的,只可以用手机查询的藏品,与他们个生活活而言到底有着哪种互动关系?大家与蚂蚁链上的几位玩家聊了聊。

一个值得补充的细则是:现在在蚂蚁链上发售的数字藏品定价大都在9.9或19.9、25.9元。

一种一般人可接近的艺术珍藏体验:

‍数字藏品《星空花语》

小高挑选藏品通常先看发行数目,另一个就是看眼缘,与背后的文化价值。天猫联合隐形眼镜品牌Moody推出的数字藏品“星空花语”,是一朵电子花从一个透明圆球里旋转出来的动态作品,他感觉非常有科技美感,第一时间就花138元买下。买完,他才发现自己购入的产品其实是一款真的的美瞳镜片,数字藏品是产品的赠品。于是他把美瞳送了朋友,自己留下了数字藏品。

一件每人都能下载观赏的图片,有什么烧钱购买的必要?他对我讲解,“它是有不可分割性的,它有数据,能证明这东西是你的,这就像房屋的一张房地产证。”

他一直记得小时候在课堂上听过的越王勾践“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的故事,但那毕竟只不过书本上的东西,“跟你没半点联系”。而目前,拥有一件数字藏品,“一点开,这个东西就会显示出你的名字”,这种“证明”,给了他一种像珍藏真实的文物一样的快感,它来源于一种人类最原始的占有些欲望,“你拥有了它,就跟它和它背后的古老历史、英雄人物,都打造了一种联系。”

现在,他拥有40多个藏品,平常闲下来的时候,他会打开蚂蚁链,放大、缩小这部分藏品,观看细则。若是3D作品,还可以旋转观赏。通过3D技术,人可以极近距离地看到一把3D“越王勾践剑”上的纹路、宝石、刻字,“差距只是没办法触碰而已”。

他极少会向身边亲友提及我们的珍藏——事实上,很多数字藏品喜好者只能与同好群推荐这种快乐。要判断一个人能否同意数字藏品,非常大程度上取决于他们的互联网经验,与对网络的认知——譬如,他的爸爸妈妈一直经营批发店为生,他过去劝他们开店铺,但他们一直没听进来。因此,爸爸妈妈到今天不知道他在手机上忙活的这部分是什么。

“一般人也想珍藏齐白石、吴昌硕”

何某,九零后,食品类电子商务经营者

双十一期间,小何特别关注的是数字藏品是一把小提琴。它是一款虚拟乐器,点开后,会播放由一位小提琴家演奏的贝多芬片段——这段音乐只有抢到手的人能点开听见。这是由天猫超级品牌日制作发布的首个天猫双十一限定数字藏品,小何想,这也算有纪念意义。小提琴只有1111份,小何估计自己一定是抢不到了。11月11日的中午11点11分,发售时间刚到,同好群中已经一字排开出现成功购得者发来的购买截图,小提琴在几秒钟内售罄了。

“元宇宙”定义刚兴起时,何某就在我们的原来微信名上加了三个字,“元宇宙”。怀着对网络电子商务的热爱,他大学一毕业就来到了杭州,开起了淘宝店。在杭州,因为有关产业的集聚,大家对新鲜技术的感知都稍早一些——他记得,几年前,在国内大多数区域都还用现钞支付时,这里就率先普及了电子支付。今年,伴随元宇宙定义的火热,很多区块链、主打元宇宙定义的有关产业的公司在杭州率先驻扎下来。

小何的藏品:吴昌硕作品《神仙福寿图》,共发行6000份

他从2011年就开始关注BTC了,那时BTC价格还非常低,但他一直没买入。海外的公共区块链平台“ETH”上的NFT,他也关注了很长时间,但那些以西方时尚文化为基因创作的艺术作品,他总感觉理解不了。直到蚂蚁链的出现,他发现自己比较容易就能在这里找到自己有兴趣的虚拟藏品——重点是,一顿奶茶的钱,就可以买到“齐白石”、“吴昌硕”了。

事实上,不少NFT玩家事先都没传统艺术品的珍藏经验,这使得珍藏对他们而言成为一种平易近人的快乐。支付宝上的数字藏品将“藏品”的范围扩张到了泛文化定义——科幻、文物、游戏、运动等所有文化主题,都可以被Ip化,做成藏品。天天,何某都能在这里发现自己有兴趣的内容。近期,遭到这股创业热潮的激励,他也找了几个朋友一块,筹备试水数字藏品业务,一名他喜欢的老艺术家非常快答应了他的合作邀约——没想到这名老艺术家也知道“元宇宙”,他非常兴奋地向我推荐了这个消息。

“回到童年集邮的快乐”

叶某,游戏开发,八零后

叶某是NFT的老手了。在公共区块链平台“ETH”上,他拥有3、40个NFT,在支付宝数字藏品平台上,他则拥有近60个。他在厦门一家游戏公司做程序开发,作为一名网络技术喜好者,刚接触区块链时,他就注意到了NFT资产。现在,他买的最贵的NFT价值1个ETH,他入手时,1个ETH等于1千美金,目前,币价已经涨到4千多美金了。

在一家全球最大的NFT平台上,他也和企业的美术同事一块做NFT,定价非常低,在0.02到0.05ETH左右。在ETH上,大家最关注的一般是那些动辄价格上百元人民币的作品,譬如“加密朋克”系列,相比之下,他和他的民族趣味的作品毫不起眼。每当极偶尔地卖出一件作品,叶某会非常高兴,然后与这名美术同事一块喝个小酒庆祝,这种时候,能卖出多少钱好像变得没那样要紧了——这对他们而言,更像一种漫漫虚拟世界中的文化交流。

叶某拍下的一件Binance智能链上的NFT,

图源:《上载新生》剧照

创作团队相信,在将来,每一个人都可以有我们的虚拟空间,每一个人都可以通过可穿着打扮设施,非常随便地进入虚拟世界,并使得虚拟物品能很便捷地交互在现实世界里。在那里,每一个人都可以在虚拟空间里展示我们的车、包、服饰,与珍藏品,这是大家的物质世界以外,一片尚待开采的具备无尽想象空间的土地。

版权保护: 本文由 stn币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jianghuaimenye.com/toutiao/20211116/446.html

Tags: 区块链头条  区块链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

站点信息